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律師學院 > 理論研究 >

理論研究

News

親子鑒定中的法律問題研究

作者:呂詩祥   日期:2017-05-08 10:34   點擊:

摘要:隨著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社會價值追求多元化趨勢的加強,人們的傳統觀念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突出表現在“包二奶”、婚外戀和非婚生子等反傳統現象的頻繁發生,使得傳統的婚姻道德觀念和傳統的婚姻模式面臨巨大的挑戰。親子鑒定的運用可以幫助法官查明事實真相,建立起新的民事法律關系,消滅已有的民事法律關系,滿足利害關系人對知情權的渴求和對名譽權的維護,盡管親子鑒定在生活中作用極大,但是其副作用不容小覷。親子鑒定存在著適用不當和被濫用的情形,這對利害關系人各方的合法權益構成了極大的挑戰。而親子鑒定的特殊性又使我們不得不對其做出一些限制性規范。為了限制親子鑒定的消極因素,從立法層面加以規范性引導就顯得意義重大。

關鍵詞: 民事訴訟,親子鑒定,法律問題 


Abstract: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material life as well as social value pursue diversified trend strengthen, the traditional idea of people produced tremendous change,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is in the "keep a mistress and illegitimate affair", such as the traditional phenomenon occurs frequently, make traditional moral values of marriage and the traditional marriage pattern to face enormous challenge. Paternity identification application can help judge and find out the truth, to establish a new relationship of civil law, destroy the civil legal relationship, to meet the interested parties of the right to know and to the right of reputation for maintenance, although paternity in the life of the great role, but its side effects should not be underestimated. Paternity identification exists improper application and the case of abuse, the interested parties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poses a great challenge. While the paternity of the particularity and we have to make some restrictive norms. In order to limit the paternity of the negative factors, from the level of legislation to regulate guidance becomes significant.

Keywords: Civil procedure; Paternity test; Legal issues


 一、親子鑒定的原理與司法價值

(一)親子鑒定的起源

親子鑒定又稱親權鑒定或父權鑒定,是指應用醫學、生物學及有關的自然科學理論和技術,對父母與子女是否存在親生關系所作的認定或判斷。 我國早在魏晉時代就應用所謂“滴血驗親法”來確定親子關系。近代血型發現后,親子鑒定便有了更加科學的基礎。人類血液遺傳多態性知識的進展,新技術與新方法的不斷建立,測定血液遺傳標記項目的增多,理論否定父權機率的提高,都為解決司法工作中親子鑒定的疑難案件提供了可靠的依據。值得注意的是,1985年英國累斯特大學遺傳學家JoffreyS教授發現和建立了DNA的指紋圖的檢驗方法,并首次用DNA指紋分析技術成功地鑒定了一宗移民親權糾紛案,實現了法醫物證檢驗從否定到認定的飛躍,標志著法醫物證檢驗技術新紀元的開始。同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Molhs發明了PCR技術(又稱體外DNA擴增技術)。PCR技術能解決法醫物證檢驗中微量DNA及降解DNA的檢驗問題,進一步拓寬物證檢驗范圍,目前已被廣泛應用于生物物證檢材的鑒定。

(二)親子鑒定的原理

親子鑒定的遺傳理論基礎是1900年被重新發現的孟德原定律。根據該理論,DNA(脫氧核糖核酸)是人體細胞的原子物質,每個原子有46個染色體。因男性精子細胞和女性卵子細胞由于減數分裂各有23條染色體,稱為單倍體,它們只帶有親代一半的遺傳因子。當精子與卵子結合的時候,每個人便從生父和生母處各繼承一半的分子物質。通過測試子女與父母的DNA模式是否吻合來確認親子關系。利用DNA進行親子鑒定,非親子關系的排除率為100%,親子關系的確認率為99.9%。事實證明確實如此,分子克隆、分子雜交、序列分析等新技術的發展應用使人們得以直接在DNA(脫氧核糖核酸)水平上研究基因組DNA的差異,全世界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均已應用DNA技術辦案,每年有數以萬計的DNA證據被法庭采用。 我國近年已應用DNA分析技術進行法醫親子鑒定、性別鑒定、個人識別鑒定、種屬來源鑒定等。中國“罪犯DNA數據庫”研究項目亦于1998年12月28日在上海經專家論證,正式立項建庫。DNA是遺傳物質,個體遺傳差異的本質不是在基因產物(蛋白質),而是在DNA的分子水平上,用適當的限制酶和探針,可檢測人類基因組DNA的限制性片段(RF)的長度多態性和人的指紋一樣具有高度的個體特異性,被稱為DNA指紋。按孟德爾定律遺傳,可進行親子鑒定。但DNA指紋技術存在操作繁瑣、對檢材要求高、子代出現陌生帶等局限性,PCR技術則為解決這些問題提供了可能。

(三)親子鑒定的司法意義

1、有利于親權關系的確認

根據我國《婚姻法》的規定,只要是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出生的子女一律視為婚生子女,享受婚生子女的待遇。在婚姻關系成立后,妻受胎所生的子女即為婚生子女。由于妻子特殊的生理機能,一般情況下母子關系是確定的,如果丈夫一方懷疑孩子不是其親生的,為此向法院提出申請,只有要求作親子鑒定予以確定。一旦鑒定出是非親生的,則可以在離婚訴訟中取得主動權,甚至可以要求妻子一方返還之前對孩子支付的的撫養費,請求對方承擔婚姻過錯的補償等。如果鑒定結果小孩是親生的,則有利于婚姻關系的彌合和家庭關系的穩定。

 2、有利于提高司法效率

“親子鑒定”的概念古已有之。由于中國傳統倫理對血緣的重視,滴血認親的事情早在三國時代就出現了,“血相溶者即為親”的觀念盛行一時。宋代的法醫名著《洗冤錄》記載過將子女血液滴在父母尸骨上,以血液能否滲入骨中來認定親子關系的案例。不過,以現代科學分析,上述的古老方法并不可靠。因為人類的A型、B型血是能夠溶合在一起的,如果以所謂的“和血法”檢驗兩名分別是A、B血型的人,其血液雖能溶合卻沒有親子關系。所以傳統的“親子鑒定”是不準確的,有違司法的公正性。

隨著科學的發展,親子鑒定的手段越來越多,結果也越來越準確。現代的“滴血認親”是根據孟德爾遺傳定律進行的,孩子的遺傳特征(標記)是由其父母雙方提供的基因組合而成的,從受精的那一瞬間開始就已決定了。檢驗遺傳特征,看它符不符合遺傳規律,便可作出判斷。DNA親子鑒定技術是1985年由美國學者默里斯等發明的,準確率幾近100%。DNA(脫氧核糖核酸)是人的遺傳物質,其多態性有200多種,且終身不變。因此,將有爭議的父、母、子的DNA特征進行比較,就可以確定他們之間是否有親緣關系。由于它的高度特異性和穩定性可與指紋相媲美,故稱為“人類DNA指紋”。可以說,除了同卵孿生外,實際上沒有兩個人的DNA指紋圖案是完全相同的,因此DNA親子鑒定技術確能夠準確的確定人的身份關系,有利于準確認定案件事實,及時的作出裁判。由于DNA技術科學、公正、準確,在法醫認證、計劃生育、移民公證等方面往往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因此人們把它稱“DNA判官”。


 二、親子鑒定的應用存在的問題

(一)親子鑒定相關法律原則不明確

目前還沒有專門的法律來規范親子鑒定,可以說是我國法律體系中的一個盲區。盡管親子鑒定有許多積極功能,但其存在的問題依然突出。親子鑒定己經廣泛應用于各種司法領域,然而從審判實踐看,無論是實體上,還是程序上,都未對其進行有效規范。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人民法院在審判中能否采用人類白細胞抗原作為親子鑒定問題的批復》中,強調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把有利于增進團結和防止矛盾激化作為處理親子案件的訴訟原則,給予婦女、兒童優先保護地位,注意安定團結,維護己有的親子關系。此規定過于籠統,伸縮性過大,缺乏可操作性,給審判工作帶來極大的不便。很多法官對親子鑒定有著不同的看法,對案件的處理也有所不同。

(二)親子鑒定啟動適用程序不明確

親子鑒定因其特殊性,在啟動親子鑒定時應審慎,并盡量平衡各方利益。因此在啟動程序上要有明確的規定。然而,不管是《民事訴訟法》,還是《刑事訴訟法》,都未對親子鑒定的程序啟動有明確的規定。我們并未從現有程序規定中得知親子鑒定的程序是如何進行的,僅僅從程序法中得到對當事人申請鑒定的只字片語。對于親子鑒定這個嚴肅而又涉及面極廣的話題來說,不能不稱的上是一種遺憾。

親子鑒定的啟動權對于親子鑒定程序的啟動權,我國法律并沒有明確規定,不妨比照一下司法鑒定的啟動程序。縱觀我國三大訴訟法的規定,我國司法鑒定程序的啟動權主要掌握在公、檢、法手中,當事人僅有權申請鑒定,沒有啟動鑒定程序的最終決定權。 1987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類白細胞抗原作親子鑒定問題的批復》(以下簡稱“最高法院《批復》”)中規定:“對于雙方當事人同意作親子鑒定的,一般應予準許;一方當事人要求作親子鑒定的,或者子女已超過三周歲的,應視具體情況,從嚴掌握,對其中必須作親子鑒定的,也要做好當事人及有關人員的思想工作。”該《批復》也體現了親子鑒定程序的啟動以人民法院為主,以當事人為輔的精神:首先,親子鑒定的啟動以當事人提出申請為前提;其次,在雙方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一般可啟動親子鑒定程序,但不必然啟動,須經法院“準許”;再次,特殊情況(對方不愿配合或子女已滿3周歲等)應從嚴掌握,原則上不宜啟動親子鑒定程序。隨著我國民事審判制度改革的深化,有學者認為:“當事人應被賦予更大的司法鑒定啟動權,人民法院的鑒定啟動權應作為當事人鑒定啟動權的輔助。因為鑒定結論是我國七種法定證據之一,它屬于當事人的舉證范圍,為保障當事人的舉證權,當事人應當享有鑒定的決定權。然而,現實的作法與當事人的舉證權矛盾,在鑒定結論起關鍵作用的案件中,當事人對鑒定結論這一關鍵證據竟然無權過問。”這一觀點得到越來越多學者的贊同,實踐中由當事人自己提起的司法鑒定也正日益增多。我們認為,這一改革趨勢同樣可應用于親子鑒定程序的啟動,換言之,親子鑒定程序的啟動權應以當事人啟動為主,而以人民法院啟動輔。一般情況下,雙方當事人協商一致,可啟動親子鑒定程序;一方當事人要求作鑒定,但不能得到對方配合的,在作好當事人的思想工作以前,不宜啟動親子鑒定程序;涉及刑事附帶民事案件必須進行親子鑒定的,法院可依職權啟動鑒定程序。

(三)親子鑒定提起的時效限制

雖然最高法院《批復》對于親子鑒定的適用有所涉及,但很有限,對于親子鑒定提起的時效問題未作出相應的規定。從國外立法看,《德國民法典》第1600條(b)規定:“生父可以在兩年內在訴訟上被否認。此期間自權利人知悉否定生父的情形開始。此期限最早開始于子女出生之日。”《瑞士民法典》第256條對該訴訟時效的規定最為完善:“夫在知悉生育及知悉本人并非子(女)之父或第三人在妻受胎期間與其同居的事實之后,得在一年的期限內起訴。超過出生后五年,訴權自行失效。”該規定的目的在于保障親子關系的穩定,保護子女的合法權益和身心健康不受傷害。我們認為,我國在處理親子鑒定訴訟相關問題時,立法及司法實踐應當借鑒國外上述規定。根據最高法院《批復》中“子女超過三周歲的,應視具體情況,從嚴掌握”的規定,我們認為,與我國《民法通則》訴訟時效規定相適應,我國親子鑒定的時效應為:自夫得知或者應當得知子女非自己親生之日起,得在兩年的期限內提起訴訟;超過子女出生后三年至子女十周歲以前,訴權不得行使;子女十周歲以后,夫主張否認親子關系者,應從有利于子女原則出發,從嚴掌握。如此,既保障了當事人的基本權利,又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撫養教育,有利于維護婚姻、

(四)親子鑒定定機構設置混亂

在我國現行司法鑒定體制中,一方面最高院印發了《人民法院司法鑒定人員名冊制度實施辦法》,意在建立鑒定人名冊制度,是向大陸法系靠近;另一方面司法部也先后下發了《司法鑒定機構登記管理辦法》和《司法鑒定人管理辦法》,旨在批準民間鑒定部門的成立,是向英美法系看齊。結果也是前者意在“收”,后者旨在“放”,這種多重的管理體制,不統一的改革方向,使親子鑒定和其他司法鑒定一樣出現了各自為政的混亂局面。 親子鑒定也因此出現了市場化操作的傾向,這不能不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親子鑒定是現代科學發展的一項成果,但它又是一把“雙刃劍”。一旦操作出現失誤,甚至有意違規鑒定,對婚姻家庭的穩定和相關當事人關系的和諧處理會帶來傷害。但出現因故意和重大過失導致鑒定結論差錯的情況,該如何追鑒定機構或者鑒定人員的究法律責任,法律并沒有完善的規定。尤其是親子鑒定行為本身涉及到當事人的隱私,許多人申請親子鑒定往往是秘密進行的,一旦出現鑒定差錯,追究相關人的法律責任則會容易使其隱私暴露,這就使得追求鑒定方法律責任的積極性降低,反過來又縱容了鑒定市場的混亂。


三、國外對親子鑒定的有關法律規定

(一)德國

    依德國《民事訴訟法》第372條之一的規定,在一定的身份關系訴訟中,法官可對作為勘驗對象的人采取罰款、拘留等間接強制措施,以迫使其忍受勘驗甚至對其直接進行強制。雖然根據此條的規定當事人于血統確認有必要的場合下,須忍受勘驗的義務,但也規定了嚴格的條件予以約束。詳述之,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條件:第一,當事人忍受勘驗須以在位確認血統進行血型檢查具有必要的限度內;第二,其檢查必須受公認的科學原理的約束,具有解明事實關系的作用;第三,檢查于被檢查者而言能夠被期待;第四,不損及被檢查人的健康。在不符合這四個條件時當事人沒有接受檢查的義務,其可以拒絕。此時準用關于證人拒絕證言的規定,也即受檢查人應向法院釋明其拒絕接受檢查的理由,由法院以中間判決之形式作出裁判。不服此判決可以向上級法院提起即時抗告。被檢查人若未提出理由或提出理由被駁回,判決確定后仍然拒絕接受檢查,法院可直接對其采取罰款,違警拘留等措施以為制裁。收到制裁后再次拒絕時,法院可直接對其進行強制。

(二)美國

現在的美國的親子法采用“子女最佳利益”為中心的理念以衡量鑒定結果的運用。如果,在確認親子關系存否的事件中,若知悉生父符合子女最佳利益時,受訴法院承認DNA鑒定結果得作為證據資料。相反的,在確認親子關系事件中,若子女不愿知悉生父,或知悉生父并不符合子女最佳利益之際,例如婚生親子間雖無血緣關系,但具有親子生活的事實與意思,且表見父母適切的履行父母的責任時,判例法運用衡平法理,承認“衡平法上的雙親”,拒絕采用科學證據解決紛爭,在法律上維持該婚生子女的地位,不得變更。該法理可以說是在確認親子關系事件中,為排除血緣親子關系的救濟性、限制性的法理。美國1976年的全美法官會議與全美醫學會議發表共同報告,指出,在利用血液型檢查結果作為認定親子關系存否的依據時,應依據六項基準值(以下將該基準值以幾率由下限至上限依序加以說明):(1)不滿80%的蓋然性時,不得作為證據;(2)具有80%到未滿90%的蓋然性,為“欠缺決定力”;(3)90%到95%的蓋然性為“可能具有親子關系”;(4)95%到99%的蓋然性為“很可能具有親子關系”;(5)99.1%到99.75%的蓋然性為“極可能是親子關系”;(6)99.8%的蓋然性為“確定有親子關系”。DNA親子鑒定既然能達到99.9%以上的精確度,亦得依上述基準值適用于親子關系存否的判斷。另外DNA鑒定涉及相關當事人的權利,特別是父(或受推定之父)的隱私權,但美國最高法院認為子女的權利(知悉出生接受親情的權利)優先于當事人的隱私權。如果當事人無正當理由不履行血緣鑒定的義務,各州基于親子法律、法規或者民事訴訟程序規定可以對其處以制裁:懈怠命令或父性裁判,即就父子關系存否缺席裁判,或對不服從檢查命令者作出不利的裁判;可以是民事上藐視法庭罪,也可以是處以罰金或拘留。

(三)法國

法國的親子法,一方面借用DNA鑒定技術來查明親子關系,另一方面又對親子關系予以限制,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個人不能委托啟動,血緣鑒定只能由法院依職權啟動,而且必須遵守生命倫理法上的嚴格規范。第二,《法國民法》第16條之12規定:實施DNA鑒定,應限于裁判程序中緊急調查、證據調查或科學研究、醫學上之目的時始得為之。在民事上,限于確定親子關系之訴或異議之訴以及訴請求撫養費用時,始得實施。另外,DNA鑒定不僅在調查證據時始得實施,且符合DNA鑒定時,尚需事前得到利害關系人的明示同意。第三,當事人向申請鑒定的,須提出具有重大表征的證據,但是此條僅限于子女作為請求確定血緣關系的情形下。法國法認為具有養育之心的雙親尋求子女時,應予以鼓勵,但是子女欲確定不愿養育的雙親的親子關系時,法律持有較保守的態度。它認為子女與具有養育且教養子女意愿的雙親共同生活,才是親子關系的本質。第四,就DNA的鑒定機構及鑒定人員,法國法規定DNA鑒定的實施僅限于數個研究中心,而且僅限于受認可或登錄于鑒定人名冊之人。違反法律規定進行DNA鑒定者不但要受刑事制裁,具有鑒定資格者,將其從鑒定人名冊中除名。另外,未經許可而泄露有關個人基因識別信息時,將課以刑事處罰。可見,法國對于DNA鑒定采取的是謹慎的態度,但是其確實也認識到其的證據作用。因此,與其說法國法對于該項技術進行嚴格的限定,不如說是其在實務上積極的運用該項規則。與其他國家相比,法國法的規定減少了不必要的家庭紛爭,降低了人倫悲劇發生的可能性。


四、我國親子鑒定制度的構建

(一)確立親子鑒定的法律原則

在醫學進行親子鑒定并非難事,關鍵是在訴訟中如何應用親子鑒定的問題。親子鑒定涉及婚姻、家庭、子女人身權利和財產權益,在訴訟中適用應貫徹穩定家庭,謹慎小心之精神。 在訴訟中適用親子鑒定應從以下原則出發,在司法實踐中嚴格掌握。

1、當事人主動申請的原則

在處理家庭案件時,審判機關即使懷疑“父子”關系,也不能依職權主動委托有關部門作親子鑒定,只有當事人一方或雙方主動向人民法院申請要求作親子鑒定,審判機關才能考慮是否啟動這一程序,因為這涉及的是利害關系人的基本憲法權利,在德國這個憲法權利被解釋成“信息自決權”。“如一方或雙方當事人沒有提出這一請求,法院即使發現在親子關系上存在疑點或合理懷疑,仍然只能按照正常的婚姻家庭關系來處理。 但是在涉及刑事案件時,法院可以考慮依職權啟動親子鑒定程序,委托有關部門進行鑒定。

2、當事人自愿的原則

這是指即使是一方向法院提出親子鑒定的申請,但必須征得另一方的同意才可啟動鑒定程序,如果子女已具有一定的識別和辨別能力還須征求子女的意見。因為親子鑒定畢竟不是法院的強制性措施,被申請方有權對涉及其公民權的事項予以拒絕,法院沒有凌駕于公民之上的公權力來制約其公民權。由于親子鑒定結論是專家針對專門問題的意見,作為一種證據使用時其取證途徑應具有合法性,如采用強迫之手段,很明顯己然失去證據作為證據存在時的依據。又由于親子鑒定涉及到社會的穩定,從社會學的角度出發,不宜對之加以提倡,如若一方拒絕進行鑒定,法院無權依職權委托有關部門進行鑒定,否則就違背了當事人自愿進行鑒定的原則。

3、保護婦女、兒童權益的原則

婦女、兒童作為社會的弱勢群體,無法跟居于社會優勢地位的另一方抗衡,所以在婚姻家庭性質的訴訟中,需要首先考慮婦女、兒童的利益。如果親子鑒定的結果可能影響婦女或子女之合法權益而帶來不良后果時,一般應該慎用親子鑒定;如若訴訟涉及到子女的撫養費等子女利益而需要進行親子鑒定時,即使在對方不同意的場合下法院也可依職權啟動親子鑒定程序。在確認親子關系存否的事件中,若知悉生父符合子女最佳利益時,受訴法院承認親子鑒定結果得作為證據資料。相反,若子女不愿知悉生父,或知悉生父并不符合子女最佳利益之際,例如婚生親子間雖無血緣關系,但具有親子生活的事實與意思,且表見父母適切地履行父母的責任時,可以采用公平原則,在法律上維持該婚生子女的地位,不得變更。

4、謹慎適用的原則

親子鑒定涉及到親情、婚姻、財產、名譽等多方面的問題,適用的不慎就會帶來一系列的嚴重后果:家庭破裂、妻離子散、精神受挫、生活失去目標方向,進而導致社會不安定因素的積累。在法國法中,親子共同生活的事實或時間經過,親子關系不問有無血緣聯系均因而確定,不能加以爭執,自然也無親子鑒定適用的余地。同時,作親子鑒定時一定要做到程序合法,即整個鑒定過程都必須符合法律的有關規定,不能走捷徑,只有程序合法,才能確保實體公正。

5、司法推定原則

已于2011年7月4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25次會議通過,自2011年8月13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中第二條中規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張成立。

當事人一方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并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一方的主張成立。

(二)完善親子鑒定相關程序

1、完善親子鑒定的啟動程序

親子鑒定須在當事人自愿的前提下,并征得利害關系人的同意,非必要情形,法院不得主動介入。在此基礎上,法院應充分考慮利害關系人的知情權、隱私權和名譽權之間的利益平衡。對于親子鑒定來說,委托鑒定必須在申請人自愿的前提下,并征得最密切關系人的同意。 其一,雙方當事人一致同意作親子鑒定的應準許。其二,丈夫無證據猜疑妻子作風不正而要求作親子鑒定,妻子拒絕的,不得強制作親子鑒定。其三,子女已長大成年,父或母一方要求作親子鑒定無足夠證據或雖有證據而另一方或子女否認,堅決不同意作親子鑒定的,不能強制作親子鑒定。其四,基于刑事偵查的需要,計劃生育部門執行計劃生育政策,血液配型以及離婚、收養等情況下可以委托鑒定。按照鑒定程序,做親子鑒定原則上應得到法院的許可和委托,這樣規定是為了防止隨意做親子鑒定。其五,對于雙方均同意做親子鑒定或子女均已成年,且三方均同意進行鑒定的,但并不愿借助訴訟程序解決的,不如變堵為疏,可以由民調組織或者婦聯等單位來委托,這樣更有利于及時化解家庭矛盾,節約司法成本。

2、確立親子鑒定的申請時效

最高人民法院的《關于司法鑒定管理問題的決定》對提起司法鑒定的訴訟時效沒有明文規定。親子鑒定作為民事審判中一種常見的獲取證據的手段,在特別法律沒有相關規定的前提下,可以適用《民事訴訟法》關于普通民事案件訴訟時效為2年的規定。由于我國沒有專門的《親屬法》,在《婚姻法》中也沒有規定婚生子女否認制度。從“國外立法看,日本民法第777條規定否認之訴,丈夫應自知悉子女出生之日起1年內為之,德國民法第1954條規定這個期限為2年,法國民法第316條具體規定了丈夫在子女出生地為1個月,丈夫不在自歸來后為3個月,妻子隱蔽子女之出生時自發現詐欺后2個月。”其實,對于否認之訴的訴訟時效,在《瑞士民法典》中規定的比較完善:“夫在知悉生育及知悉本人并非子(女)之父或第三人在受胎期間與妻同居之事實后,得在一年的期限內起訴。超過出生后5年,訴權自行消滅。”我國在處理相關問題時,應結合我國立法和司法實踐的實際,適用2年的訴訟時效制度。引入2年的訴訟時效制度,有利于保護婦女、兒童的權益,維護婚姻、家庭秩序的穩定,而且便于法院實際操作,又跟《民事訴訟法》相統一,不會引發特殊法與一般法之間的矛盾。”

(三)健全鑒定機構的設置和職責

1、親權鑒定的立法欠缺

親權鑒定作為一項生物學領域的新技術,也是法醫學研究的重要課題之一,自從應用于我國司法實踐活動后,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效益,并已經獲得司法實務界和社會民眾的普遍認同。 但同時也出現了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法律制度的不健全是其中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

我國目前針對親權鑒定的專門性法律規定,只有1987年6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以法(研)復(1987)20號)文件形式出臺的《關于〈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類白細胞抗原作親權鑒定問題〉的批復》。其規定比較簡單,在《批復》出臺24年后的今天,許多情況已發生了巨大變化,其中的規定已經與目前的形勢發展不相適應,如人們對親權鑒定的態度已經從當時的不了解、不認可階段轉變到時下的過于信奉、盲目崇拜階段了。甚至該解釋中所提到的方法也已經不是親權鑒定的主流方法了。而我們關于親權鑒定的機構和從業人員的準入機制目前仍未完全建立。對于親權鑒定的實驗室國家標準(包括方法標準、試劑、儀器標準、親權關系認定和排除標準等)也仍然是空缺。 對親權鑒定結論的法律性質以及應該如何審查、采信此類鑒定結論都沒有明確的法律規范。顯然我國急需制定專門的法律以切實規范親權鑒定活動。

2、省級親子鑒定委員會制度

目前,我國對親子鑒定缺乏統一的、專門的管理,鑒定的部門很多,不但有公、檢、法的鑒定部門,還有血液中心、研究所、高等院校、公司等,甚至一些中小城市的某些專業單位為了搞“創收”,即使條件不具備乃至根本無條件也受理親子鑒定業務。 可以考慮在省、自治區、直轄市建立親子鑒定委員會,鑒定委員會應包括親子鑒定技術專家、法律工作者、政府相關部門的人員,由他們具體認定、考核、指導該地區的親子鑒定工作,對親子鑒定結論進行復議,協調親子鑒定中的各種矛盾。鑒定委員會統一組織實施對鑒定單位的達標考核,向達標單位頒發“親子鑒定受理許可證”,未經批準或者未達標的單位不得承接親子鑒定業務。鑒定委員會還應該制定鑒定人資質認證制度。明確鑒定人員的資格,對鑒定人員既要進行專業技術培訓,也要進行有關的法律知識及職業道德培訓,以增強他們的責任感和法律意識,還應定期進行專業知識的考核,以使他們始終處于專業的最前沿。

3、鑒定人名冊制度

鑒定人名冊制度,是指由中級以上人民法院的鑒定機構負責編制名冊并對其實施動態的管理,經過了事前審查、公示、批準程序,按照《決定》的要求,采取公開、擇優選錄的原則,將自愿接受法院委托鑒定的社會鑒定人(含法人、自然人)列入本級法院的名冊。 如在審判工作中需要鑒定時,統一由該機構負責對外委托,按照公平、公開的原則,以尊重當事人的主張和從名冊中隨機選取相結合的辦法確定鑒定人,并負責對該鑒定的全過程進行協調、監督、管理。


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呂詩祥


參考文獻

劉開會:《實用法醫DNA檢驗學》,西安出版社2000年版,第24頁。

程榮斌:《科技在實物證據中的地位和作用》,《訴訟法研究》2002年第89期

王棟:《親子鑒定之法律思考》,法律110網2007年7月31日。網址 http://www.110.com/ 

顏志偉:《我國親子鑒定現狀及其法律問題初探》,《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學院學報》1999年第5期。

蔣月:《婚姻家庭法前沿導論》,科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108頁。

楊波、李小燕:《親子鑒定證據適用中若干問題探究》,中國法院網2007年9月19日。網址 http://www.chinacourt.org/ 

史尚寬:《親屬法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0年2月第l版,第59頁。

何家弘主編:《證據法學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85頁。

張正清:《民間親子鑒定墾待法律疏導,涉及司法體制更需改革》,法醫網2005年3月20日。網址 http://www.fayicn.net/ 

程大霖:《個體識別和親子鑒定理論與實踐典型案例分析》,中國檢察出版社2002年版,第97頁。

吳少軍:《鑒定人名冊制度構建的若干問題》,中國法院網2003年10月21日。網址 http://www.chinacourt.org/

分享 :
  • 電話:0537-2381116
  • 傳真:0537-238555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地址:濟寧市洸河路60號天工大廈7-8樓
© 1999-2019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魯ICP備17044230號-1
今天河南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