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律師學院 >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News

談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辯護策略

作者:王迎春   日期:2017-06-06 14:48   點擊:

成功辯護之房某某信用卡詐騙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二審改判定罪免刑。

—— 談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辯護策略


【內容摘要】

近幾年來,惡意透支是信用卡詐騙罪的常見表現方式之一。銀行對信用卡的廣泛辦理給人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同時,有關信用卡惡意透支的刑事犯罪也呈多發趨勢,但我國目前關于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的立法相對于實務的發展具有一定的滯后性,且不能滿足司法實踐的需要,還導致司法人員對相關條文的誤讀。在定罪量刑中司法機關時常會陷入困境,在司法實踐和刑事辯護中仍有諸多爭議問題值得研究。本人從成功辯護的一起典型的“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犯罪,談幾點辯護策略及對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定罪量刑的認識。


【案情簡介】

濟寧市某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1年10月28日,被告人房某某在興業銀行某分行申領信用卡2張,授信額度分別為12萬元、48萬元,截止到2016年4月6日2張卡片累計欠款本金為480346.87元。被告人房某某逾期后,銀行通過電話、短信、信函等方式多次催收,仍未還款。2016年4月7日,興業銀行某分行報案,濟寧市公安局某分局于2016年4月8日立案。2016年6月3日房某某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4日被依法逮捕。2016年6月12日,被告人房某某家屬代償兩張卡片欠款共計62萬元,銀行對房某某諒解。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房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惡意透支信用卡,透支本金480346.87元,數額巨大,被告人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一款第(四)項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信用卡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定:

一審法院于2017年3月23日作出(2016)魯0811刑初616號刑事判決:被告人房某某犯信用卡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五萬元。

被告人不服判決提出上訴,聘請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王迎春律師擔任辯護人。

二審審理查明、認定:

二審查明的認定被告人房某某信用卡詐騙的事實、證據與一審相同。另查明。2014年5月16日、2014年10月31日,房某某以其名下房產、以房某、楊某某名下房產共計五套作抵押從興業銀行貸款496萬元。

二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其行為已構成信用卡詐騙罪,由于透支時有房產在該行抵押,且其家屬在房某某被捕前便已償還全部透支款息,并取得諒解,可認定房某某的情節輕微,可以免除處罰。對辯護人提出改判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二審法院于2017年6月2日作出了(2017)魯08刑終139號刑事終審判決:撤銷一審判決,改判被告人房某某犯信用卡詐騙罪,免于刑事處罰。


【辯護策略】

一、惡意透支信用卡構成信用卡詐騙罪的前提在于惡意透支具有非法占有為目的。

1、透支信用卡逾期未還的刑事與民事責任區分在于是否具有非法占有透支款項的行為,若行為人是基于客觀原因不能按時還款,則是善意透支中的不當透支,不構成信用卡詐騙罪。

具體到本案,被告人對銀行卡的透支是沒有惡意的。興業銀行之所以給被告人辦理兩張信用卡是因為本案中被告人已與發卡銀行簽訂了《最高額抵押貸款合同》,被告人的五套房產經評估價值近1300萬元作為抵押用于向興業銀行貸款,銀行實際發放貸款為490萬元,銀行認為被告人屬于優質客戶,方可給予辦理的信用卡,被告人認為房產在銀行手中,如果其無法歸還借款,銀行可以拍賣其房產抵債且該抵押房產價值遠遠高于被告人向銀行的貸款和透支款的總和,從行為人的透支行為,還款行為的主觀意識上來說,并無非法占有之目的。

2、如何理解刑法上的“惡意透支”。

刑法第196條第2款規定:“惡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超過規定限額或者規定期限透支,并且經發卡銀行催收后仍不歸還的行為”,兩高《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條對刑法第196條第2款的“惡意透支”作了更為詳細的規定,即持卡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超過規定限額或者規定期限透支,并且經發卡銀行兩次催收后超過3個月仍不歸還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196條規定的“惡意透支”。

據此看出,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必須符合兩個方面情形:一是行為人主觀上必須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二是行為人在客觀上符合超過規定限額或規定期限透支,并且經發卡銀行催收仍未歸還的行為。

具體到本案,信用卡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透支從而使持卡人得以購買超出自己現有支付能力的商品或服務,銀行也以各種促銷活動鼓勵持卡人進行透支消費,因此僅憑客觀上無法償還欠款就認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就無法區分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和透支不還的民事違約行為。根據兩高《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第二款對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中“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列舉了六種情形,具體到本案,被告人并不存在上述司法解釋規定的六種情形。

二、重點審查發卡銀行是否對被告人的欠款進行兩次以上催收且采取兩種以上催收方式。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信用卡犯罪法律適用若干問題的復函》:“二、發卡銀行的“催收”應有電話錄音、持卡人或其家屬簽字等證據證明。“兩次催收”一般應分別采用電話、信函、上門等兩種以上催收形式”之規定,案件辯護中重點審查發卡銀行是否已向被告人進行了二次以上催收且采取了兩種以上催收方式。

三、發卡銀行出具的被告人透支欠款數額的信用卡交易明細表等證明(或說明),如何定性?數額如何計算?

1、實踐中,發卡銀行報案后一般會向公安機關提供被告人所透支信用卡的交易明細表,用來證實被告人犯罪數額。本律師認為銀行出具的交易明細表等證明僅能作為被害人銀行的單方陳述,不能僅憑被害人的單方陳述來認定被告人的涉案金額,本案之所以和其他詐騙案件不同,是因為被害人是銀行,在其他案件中銀行作為涉案之外的第三人出具關于銀行交易的說明是有證明力的,而在本案銀行自身出具說明來證實自己的陳述是正確的,是沒有證明效力的。

2、重點審查銀行對被告人透支款項的數額計算是否正確。

兩高《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第四款:“惡意透支的數額,是指在第一款規定的條件下持卡人拒不歸還的數額或者尚未歸還的數額。不包括復利、滯納金、手續費等發卡銀行收取的費用”。

四、量刑辯護之犯罪情節輕微。

作為成文法的國家,我國的法律條文不可能對相關問題作出精確的規定,而更多的是原則性規定。這樣的法律模式需要辯護人合理理解和適用法律,作出恰如其分的辯護情節。根據兩高《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第五款:“惡意透支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但在公安機關立案后人民法院判決宣告前已償還全部透支款息的,可以從輕處罰,情節輕微的,可以免除處罰。惡意透支數額較大,在公安機關立案前已償還全部透支款息,情節顯著輕微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之規定,本案中鑒于被告人透支時有五套房產在銀行抵押,且其親屬在被告人被捕前已償還全部透支款息,取得銀行諒解,可以認定被告人的犯罪情節輕微,本案二審法院公平正義,注重社會效果,采納了本作者提出的罪輕辯護理由,作出免除處罰的判決。


【兩點認識】

綜上幾點,本案的成功辯護,一方面,作為刑辯律師任重道遠,讓我產生了強烈的職業成就感,對此罪名案件辯護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另一方面使我認識到銀行對信用卡的寬泛式發放,兩高司法解釋確立的推定式入罪機制,以及司法人員對司法解釋的誤讀,導致一些使用信用卡的平民百姓,瞬間成為犯罪分子,這種現象愈演愈烈。在維護信用卡交易的正常秩序,保護銀行利益的同時,也讓一些人,走上了社會對立面,背上了犯罪的標簽,對社會和諧形成潛在的威脅。正如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臧德勝法官的一篇文章所述“信用卡詐騙罪不應成為發卡行的避風港,作為司法機關來說,不能片面地追求某一方面的效果,而應當充分關注案件處理結果的社會影響”。


【辯護人簡介】

王迎春律師畢業于山東大學,法律本科學歷,學士學位,聯系電話:13705477595,現為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專職律師,淮海經濟區刑辯律師聯盟濟寧地區副主席,山東刑事律師聯盟主要成員。從事律師工作前曾在檢察院工作5年,在黑社會性質犯罪、貪污賄賂犯罪、經濟犯罪、擾亂社會秩序犯罪等刑事辯護領域成功辯護了大量有社會影響的案件。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王迎春

分享 :
  • 電話:0537-2381116
  • 傳真:0537-238555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地址:濟寧市洸河路60號天工大廈7-8樓
© 1999-2019 山東文思達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魯ICP備17044230號-1
今天河南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